DAN团队介绍-Richard D. Vann

Richard D. Vann 

理查德·迪克·范恩(Richard D.Dick Vann, 1941-2020年)不仅是一名美国海豹突击队队员,还是一名受人尊敬的减压理论研究员和高压氧潜水医学专家,他的职业生涯长达60多年。他的工作对于潜水、登山和太空探索的安全有极大的作用。1990年,随着人们对休闲潜水的兴趣日益浓厚,Vann开始与DAN合作,并成立了该组织的研究部门。他曾担任主管和研究副总裁,领导潜水安全和伤害预防的研究超过20年。




生平履历

1965年

他1965年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同时拥有文科学士学位和机械工程学位。毕业后,他在Ocean Systems Inc担任海洋潜水工程师。这段工作经历让他了解了减压病(DCS)、减压计算表和减压过程,同时激发了他对于潜水生理学和潜水安全的热情, 在650英尺深的减压舱试验中,他甚至亲自上阵参与实验。


1967年

Vann开始在美国海军服役,完成了基本的水下爆破/海豹突击队训练,并担任第12水下爆破队的排长和潜水官。在四年的现役后,他仍然在海军预备役,领导研究和海军特种作战单位,直到1997退役。


1976年

他对潜水、太空和高海拔生理学科研非常感兴趣,并于1976年在杜克大学获得生物医学工程博士学位。自1976年到2010年,他继续以麻醉学系助理教授的身份在杜克大学医学中心从事研究 。他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在F.G.Hall环境实验室研究高压医学和环境生理学,同时他还担任首席工程安全官,操作和安全委员会主席,后来主导应用研究。


1990年

1990年,随着休闲潜水兴趣的增加,Vann开始与潜水员警报网(DAN)合作,并成立了该组织的研究部门。他曾担任主管和研究副总裁,领导潜水安全和伤害预防的研究超过20年。


1965年

他1965年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同时拥有文科学士学位和机械工程学位。毕业后,他在Ocean Systems Inc担任海洋潜水工程师。这段工作经历让他了解了减压病(DCS)、减压计算表和减压过程,同时激发了他对于潜水生理学和潜水安全的热情, 在650英尺深的减压舱试验中,他甚至亲自上阵参与实验。




极端环境下潜水医学研究项目

Vann在他2004年的一篇关于水肺、呼吸机和操作生理学先驱克里斯蒂安·兰伯森的文章中写道“历史上重大事件不是随机发生的。它们的出现是因为人们面对问题时,有创造力和动机去寻找解决方案”。当Vann在20世纪70年代初加入潜水和环境生理学领域时,研究人员已经建立了安全潜水作业的科学基础。然而,他有应用背景,他发现了可能存在的问题,以独特的见解发现并解决这些问题。


结合他的潜水经验和他在工程和环境生理学方面所接受的训练,他在F.G.Hall环境实验室探索了极端环境下的有关于安全各种因素。F.G.Hall环境实验室是模拟一个大型的低/高压氧复合环境,专注于研究人类极限。在海豹突击队的这段经历,让他可以接触到极端风险如缺氧和氧过饱和的情况,Vann深入研究了呼吸高氧对脑部血液流动,脑氧合,认知能力,中枢神经系统氧中毒的影响以及由二氧化碳(CO2)引起的以及高氧分压对于氮醉的影响。他的另一个极端环境课题,则是高碳酸血症(太多的二氧化碳)对缺氧时动脉血氧饱和度和脑氧合的影响。


他还研究了在缺氧和高二氧化碳情况下动物和人类分别在低压和高压环境下的呼吸功能,以及进一步优化海平面和高海拔潜水活动的供氧设备。他的屏气研究包括屏气潜水中氧气和二氧化碳的动态变化,以及过度通气和氧气预呼吸对自由潜水的影响。


Vann的减压研究利用了他在深海潜水的经验,以及他的工程驱动来量化他所研究的每个现象:气泡的位置,潜在的机制,导致气泡发生的物理条件,以及在潜水过程中溶解在体内的惰性气体的数量。他还参与了减压表的开发,减压疾病风险的高级建模和预防程序,以减轻DCS风险,同时为有效的手术提供必要的时间。


Vann还对用于潜水和常压急救氧气输送的闭路呼吸设备(常见名称CCR)开展了大量研究。他大量的实验室和现场研究大幅度地提高了闭路换气潜水的安全性。


杜克大学生物统计学和生物信息学副教授卡尔·f·皮珀(Carl F. Pieper)对于VAN的评价是:“我从来没见过像他这样对于研究如此热情的人。他不仅想了解研究的结构,还想进行试验,甚至对其进行补充。最后,他经常向我提出挑战——在我的专业领域!他是好奇心和求知欲的典范。


Vann对DAN早期的成功和研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发起了复杂的潜水安全研究,编写DAN的年度潜水报告。研究静脉气体栓子(VGE)与DCS的关系。启动基于DCS安全性的实地研究的“潜水探索计划”(PDE)。测试基于海军的减压程序是否适合休闲潜水员。研究表明,海军的减压模型高估了大多数休闲潜水中的DCS风险——在休闲潜水中高估得更多,而在更艰苦的冷水深海潜水中低估得更少。成立潜水后飞行研究项目 。更多潜水后飞行研究项目请期待后续文章《为何潜水后要有禁飞时间》。Vann还对用于潜水和常压急救氧气输送的闭路呼吸设备(常见名称CCR)开展了大量研究。他大量的实验室和现场研究极大地提高了闭路换气潜水的安全性。


海军的额外研究表明,减少潜水时间或深度可以大大缩短一次潜水后的等待时间。然而,这是加压舱内的实验数据,因此结果没有直接转化为实用的指导方针。


潜水事故监测。DAN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收集和监测潜水事故和死亡人数的机构,Vann进一步推动了这一努力。这些报告是潜水员自愿提交的(如果愿意,可以匿名提交),占年度潜水报告的很大一部分,提供了从他人的错误中吸取教训的机会,以确定发生的设备问题,并为今后的潜水制定预防战略。这一巨大的努力最终导致了DAN的受伤监测和预防部门的成立。


在Vann于2020年4月去世的几个月前,他表达了他对一个新的研究项目的想法,该项目遵循PDE的基础,但包括更新的技术,以在潜水群体中获取更大、更精确的生理和流行病学方面的数据集。这种超前的思维让Vann在同行中赢得了尊重。朋友和同事们都记得他是一位优秀的讲师,他的作品发表在许多出版物上,他指导了许多年轻人走向成功的科学事业。


他获得过许多奖项和荣誉,包括美国海军荣誉勋章;1992年获得海底和高压氧医学学会颁发的国际海洋工程奖(现为商业潜水卓越奖);2003年荣获“卓越潜水医学奖”;2007年度“海底潜水员”科学奖;2011年获得美国宇航局约翰逊航天中心集体成就奖;2012年获得阿尔伯特·r·本克奖;2014年获得航空航天医学协会John Ernsting奖、水下艺术与科学学院NOGI科学奖和EUROTEK媒体奖;并于2015年获得潜水设备和营销协会(DEMA)颁发的“科学与研究延伸奖”。


Vann的同事们会记得他的友好和善良的个性,他在研究和锻炼中的耐力,以及根据医学博士,科学博士,DAN研究副主席Petar Denoble所说,“他愿意把他的身体放在他要求别人承担风险的地方。”


”博士。Vann是一位杰出的导师和榜样。“他也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有一颗宽广的心。他对潜水安全的贡献是无与伦比的,我很感激能有机会和他一起工作这么多年。”“我将永远感谢Vann博士传授给我的智慧,”医学博士、DAN医学服务主任Matias Nochetto说,“我也谦卑地见证了他的谦逊、慷慨和永恒的微笑。”我们DAN学院所有认识他的人都会怀念他,他对科学的贡献将继续激励几代人。”这就是DAN的医学专家团队,想要获得更多专家安全建议,和专家连线,现在就加入DAN CHINA,享有全球潜水医学资源。


1971年,理查德·Vann(Richard Vann)中尉在迭戈·加西亚(Diego Garcia)放置炸药后休息。照片由Richard Vann/DAN档案馆提供。